甲卡西酮类毒品的成瘾性和危害
来源: 毒品检验网   发布时间: 2018-05-29 00:22   166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在我国,这类毒品基本是山西一带的吸毒人群吸食,被叫做筋,也有叫长治筋。
卡西酮
近年来,合成卡西酮类物质作为一种重要新型合成毒品在世界范围内形成流行态势,通常以“浴盐”、“植物肥料”等名义在市场上流通。滥用合成卡西酮类物质可产生幻视、幻听等精神病性症状,伴有失眠、食欲下降、抑郁、焦虑等副作用,严重者甚至出现攻击、自残等行为,已有媒体报导多起由吸食合成卡西酮类物质引起的袭击事件。为了解合成卡西酮类物质的危害性以及滥用对人体造成的影响,需对其药物依赖性进行评价。药物依赖性是指药物与机体相互作用引起的一种精神状态或躯体症状,它的表现为药物耐受性增加、戒断症状和强制性觅药行为等。世界卫生组织将药物依赖性分为身体依赖性和精神依赖性。药物依赖性评价需综合药物化学性质、药理、药动学,结合动物实验数据、临床研究资料以及流行病学数据等进行综合评价。

卡西酮类物质的分子结构与苯丙胺类兴奋剂的结构相似,其分子内含有一个手性碳原子,具有两种对映异构体。但由于该类物质苯基的a位为羰基,导致其极性增大,与苯丙胺类物质相比通过血脑屏障的能力减弱。合成卡西酮类物质包括一百多种不同的衍生物,各衍生物因取代基的种类和位置不同性质各有差异。如2-氟甲卡西酮和4-氟甲卡西酮均为含有氟原子的甲卡西酮衍生物,仅氟原子的取代位置不同。

合成卡西酮类物质主要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中的三类单胺转运蛋白,主要包括多巴胺转运蛋白(DAT)、去甲肾上腺素转运蛋白和五羟色胺转运蛋白。该类物质通过与转运蛋白结合抑制后者活性,从而抑制突触对多巴胺、5-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的重摄取。不同的合成卡西酮类衍生物对DAT、NET和SERT具有不同的亲和力,参考3-氟甲卡西酮,3-FMC对NET的Ki值为5.0±1.8UM,甲基苯丙胺对NET的Ki值为3.0±2.2UM,两者相当。3-FMC对DAT的Ki值为2.1±0.4UM,甲基苯丙胺对DAT的Ki值为1.8±0.7UM,两者相当。有研究表明,3-或4-环取代基的引入可使物质对SERT的抑制性增强,对DAT和NET的抑制性降低,从而使得该化合物对SERT选择性增强。以4-溴甲卡西酮为例,Rickli等人利用人胚肾细胞(HEK-293)表达各自的人类单胺转运体,研究了对位取代的合成卡西酮类物质对NE、DA和5-HT转运体的抑制性及其与单胺受体结合的亲和力。实验结果表明,4-BMC对NET、DAT和SERT的抑制作用的IC50(UM)分别为0.41(0.30-0.57),5.6(2.7-12)和2.2(1.7-2.8);DAT/SERT抑制比为0.4(0.1-1.0)。因此,4-BMC是更有效的SERT抑制剂,相对地更能激活五羟色胺(DAT/SERT比值更低),与MDMA(摇头丸)类似。另一方面,一些合成卡西酮类衍生物可促进去甲肾上腺素(NA)、多巴胺(DA)和5-羟色胺的释放。实验表明4-甲基甲卡西酮(4-MMC)对大鼠脑多巴胺和5-羟色胺的释放有促进作用;4-BMC能促进NE和DA的释放,但对5-HT的释放没有促进作用;4-FMC对5-HT2A受体的刺激作用被证实可以增强DA的释放。这种促释放作用潜在地增加了化合物的滥用倾向。

20世纪20年代,甲卡西酮和4-甲基甲卡西酮被首次合成,随后被作为抗抑郁药使用,直到20世纪60年代开始被用于娱乐。2008年至2012年间,合成卡西酮类物质作为欧洲第一批合法的具有兴奋性作用的物质之一,在整个欧洲尤其英国地区开始风靡,政的府不得不颁布条令,对该类物质进行管理。以色列、瑞典、英国等国家相继将4-甲基甲卡西酮列为非法药物。

在第一代合成卡西酮类物质4-甲基甲卡西酮(又名甲氧麻黄酮,4-MMC)被禁止后,第二代合成卡西酮类物质迅速兴起。如3-甲基甲卡西酮(3-MMC),4-氟甲卡西酮(4-FMC),4-溴甲卡西酮(4-BMC)和4-甲氧基甲卡西酮等开始出现在毒品市场,造成娱乐药滥用的增加。一些合成卡西酮类物质主要在夜生活场所、开放的公共场所等年轻人的聚集地使用,因其价格低廉并作为传统兴奋剂的替代品而广受在校学生的欢迎。2012-2014年间,波兰毒理学分析中心对1058例送检血样进行检测,有112例的检测结果为NPS阳性,其中50例为3-MMC阳性。2014年,一项对斯洛文尼亚249名新精神活性物质使用者的问卷调查显示,67.9%的应答者使用过3-MMC,其中有26.8%的人用药时间已经超过一年,三分之一的人过去一个月使用过3-MMC。对此,欧洲一些国家如丹麦、英国、立陶宛、波兰等相继出台了对新一代合成卡西酮类物质的禁令。然而,制毒者通常会通过对该类物质的化学结构进行相关修饰以期逃过法律,使得新的卡西酮类物质仍在不断地被合成。

目前在我国滥用较多的合成卡西酮类物质主要为甲卡西酮,且具明显的地域聚集性。根据我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2016年度的国家药物滥用监测报告,2016年我国甲卡西酮滥用例数(707例)为2015年(246例)的2.9倍。甲卡西酮滥用者主要集中在山西(693例),占总滥用人数的98.0%。

食合成卡西酮类物质后使人精神亢奋、意识紊乱、行为失常,甚至出现攻击他人或自残的行为,具有较大的社会危害性。2012年,美国迈阿密曾报导有一名男子吸食合成卡西酮类物质后袭击路边流浪汉,将其半边脸啃食掉。关于吸食合成卡西酮类物质过量致死的事件也屡见不鲜。瑞典在2010年报道有2例滥用含有4-甲氧基甲卡西酮(4-MeOMC)的物质致死的病例。2014年波兰一名20岁男性因混合使用3-MMC和乙醇(250ml伏特加酒)导致急性心血管破裂,而后消逝。2016年,斯洛文尼亚报告了一例合成大麻类和合成卡西酮类(含a-PHP,a-PVP和4-CMC)的混合中毒。

在药物依赖性评价方法中,动物模型实验是最重要的数据来源,包括躯体依赖性实验和精神依赖性实验两大类。前者包括自然戒断实验、催促戒断实验和替代实验,后者包括行为敏化实验、条件性位置偏爱实验、自身给药实验和药物辨别实验等。可通过观察受试药物对动物行为的改变来反映动物对药物的渴求程度,从而直接评估合成卡西酮类物质的身体或精神依赖性潜力。也可通过药物替代或辨别实验来估算合成卡西酮类药物相当于其他标准药物的折算值。

合成卡西酮类物质药理作用与苯丙胺类兴奋剂相似,具有一定的精神依赖性,易造成成瘾,大部分效能与可卡因近似,略低于甲基苯丙胺。它有着快速产生效应、半衰期短、生物利用度低、持续时间短等特点,用药者需通过不断重复用药来获得愉悦感,增加了其被滥用的潜能。合成卡西酮类物质滥用可对人体造成一系列的副作用,严重可致死,且由于吸食合成卡西酮类物质可引起易怒、烦躁、妄想、攻击性增强等症状,具有较大的社会危害性。目前已报告的合成卡西酮类物质种类繁多,且更新迭代非常快,各种衍生物层出不穷,可能引起其他未知的不良反应。一方面需要有更多的实验数据和流行病学数据来加深对该类物质的了解,另一方面毒品相关法规也须紧随步伐,对新一代合成卡西酮类物质进行相应的管制。

相关卡西酮类毒品知识:

甲卡西酮尿液检测试纸使用方法


甲卡西酮与冰毒的区别